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会同县教育督导室博客

促进区域教育改革与发展,致力办好人民满意教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教师风采】杨汉发、舒秋月:夫妻俩的学校  

2014-05-14 16:17:51|  分类: 教师风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者 杨序先 通讯员 杨华晓 杨盛 陈涛 陈辉

【教师风采】杨汉发、舒秋月:夫妻俩的学校 - 会同教育局教育活动办 - 会同县教育局教育活动办公室
           828,晴。听说会同县王家坪乡联江村村小是一对夫妻在坚守教学,我们驱车前往。

联江村是该乡离乡政府最远的村,在该村坚守教学的夫妻丈夫名叫杨汉发,妻子名叫舒秋月。当天,我们到达该乡乡政府后沿巫水河逆流而上,大约10公里后到达了该村。

30年的坚守

“我是1977年参加工的,1983年回到了我们联江村。”杨汉发是土生土长的联江人,今年53岁。谈起自己的教学经历,他说,那时候他非常年轻,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希望,“哪想到这里一呆就是一辈子”。

“我一直跟着他在学校帮他洗衣、做饭。1994年的时候,其他老师觉得我们这里偏僻,都一一打报告调走了。我们看到村里人去外面打工后留守儿童较多,又没老师教书,就办了个幼儿园。”舒秋月是个非常开朗的人,今年49岁,谈起自己从一位农妇变为老师的来历,她笑了起来。她说,她这个幼儿园老师是编外的,不过是给村里人带带孩子,杨汉发才是真正的老师。

“哎呀,他们夫妻俩算是给村里人帮了大忙!我们联江村学生少,本来是要撤校的,就是杨汉发坚持在这里教书,我们这个学校才保留了下来。”对于夫妻俩几十年的坚守,村里人很是敬佩。该村村支书陈代成说,虽然他们村小现在只保留了一、二年级,但杨汉发一个人要包班负责9门课程,很是辛苦;如果没有他们的坚守,村里的孩子就必须到乡里去读书,来来回回路途遥远不说,家长还得去乡里租房子管、带,很不方便。

“讲实在话,我也是看到我们村的小孩子去外面读书太小了,作为这个村的人,也应该为村里做点好事。”对于留在该村教书的原因,杨汉发这样解释。其实,杨汉发曾是该乡一片区小学校长,其联江村学生统考成绩在全乡排名数一数二,以至胜利、金鱼口等邻村4名小孩寄住在该村读书,并且乡中心小学多次要他前往教书,但他从来不为所动。“我去了这里就没人上课了!”他说。

既是老师,又是保姆

【教师风采】杨汉发、舒秋月:夫妻俩的学校 - 会同教育局教育活动办 - 会同县教育局教育活动办公室“他们是难得的好人呀!他们不仅书教得好,而且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,照顾得相当周到。”提起杨汉发夫妇,该村68岁的唐员唐大爷就激动不已。他说,他儿子、儿媳在外打工,他孙子送到村小幼儿园时还要喂饭,硬是杨汉发夫妇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孙子一步步带大。

据舒秋月介绍,该村村小虽然每年只有10多名学生,但他们夫妇每天早上8点要到校守着学生早读,中午要做学生能吃到3个菜的“营养午餐”,下午上完课后要守着父母不在家的学生做完作业,晚上要备课和批改作业,每天得工作1012个小时。其中,幼儿园的学生大多只有3岁,屎尿都不会屙,并且容易生病,需要“耐心服务、密切关注”;特别是冬天和下雨天,他们裤子屙湿了、衣服淋湿了,就得生火帮他们烤,让她整天忙过不停。“他们家人把他们送到这里我们应该负责任不说,他们毕竟是小孩嘛,我们要让他们天天都有好心情,要让他们见到我们就像见到他们的父母一样。这样,他们才有来学校学习的兴趣。”当问她觉得累不累时,她讪笑着回答。据悉,舒秋月2002年因工作负责被推选为村妇女主任,去年村委会换届有意让她当村主任,但她因舍不得学校里的孩子而最终放弃。

“我们村上的杨尧发,都把杨汉发、舒秋月认做父母了。”得知采访杨汉发夫妇爱护学生的情况,村民舒友亮立即讲起了一个故事。他说,杨尧发母亲早逝,父亲是个哑巴,家庭特别贫困。在该校读书时,杨汉发夫妇除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外,还资助他学习用品,并多次打报告到乡政府给他申请困难补助。现在,已在广东当理发师的杨尧发,每年过年回家必先到学校看望杨汉发夫妇。

最困难时,他们连3000元的医药费也拿不出

杨汉发夫妇生有一儿一女,其女已经出嫁,儿子和儿媳在外打工,他们虽然工作辛苦,但同时不得不带着3岁的孙女一起教书。聊起他们的家庭情况,舒秋月平淡地说:“我们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地生活。”对此,她解释道,他们夫妻

【教师风采】杨汉发、舒秋月:夫妻俩的学校 - 会同教育局教育活动办 - 会同县教育局教育活动办公室
每个月加起来只有2700多元的工资,除此以外,别无其他收入,现在他们都上了
年纪,若是有人生病或遇到个什么事,他们就难以在学校坚守下去。“‘平安’二字值千金呐!”她强调。接着,她提起她1996年生病时的情景。

那时,杨汉发每月才200多元工资,她每月才90元工资,她女儿读初一、儿子读小学,家中父母年岁已高、身体不好,他们结婚15年连3000元的医药费也拿不出,这让她自己都不敢相信。最后,是杨汉发找亲朋好友东借西凑拖了一个多星期,才将她送到医院治病。

然而,即使这样,去年,杨汉发夫妇还四处筹钱更换了校门,维修了学校。他们说,再苦再累也得让学生有一个安全、洁净的学习环境,学校就得有学校的样子。同时,他们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支持,给他们捐一些儿童床,使孩子们不再趴在课桌上午睡,那样会影响人的颈椎并压迫人的心脏。

此外,舒秋月最大的心愿是有一天能转为正式老师,杨汉发最为苦恼的是谁来当他的接班人。“我都快60岁了,过几年就要退休啦!”对于该校可以预料的发展前景,杨汉发无奈地感慨道。同时,他表示,即使己经退休,只要身体允许,只要村民需要,他将在该村继续把书教下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